笔趣阁 > 天命 > 第九十五章 是真是幻?

第九十五章 是真是幻?

?热门推荐:
????当然,理论归理论,苏恒并没有贸然尝试,从那位蒲公留下的绝笔,虽然能够看出一些其生平为人,但谁又能知道这不是陷阱?专门针对某人的?

????其也说过,虽恨无憾,这恨自然是针对白玉京,针对算计他的人,无憾应该是域石的奇效让他窥见了另外一片广阔的天地。

????十九年前,牧者来此,想来也看到了书桌上的绝笔,但他却什么都没有做,不,准确的说,他并非什么也没有做,蒲家,以及整个小山村化作鬼蜮,就是他的报复。

????或者说是警示也不为过。

????毕竟他就是来自白玉京,甚至还是其绝对的高层。

????只是有一点让苏恒想不通,他既然明知道这里是针对白玉京来人的陷阱,为何没有在组织里留下警示,结果让剥皮狂魔生生丢了性命?

????而且他的足迹从凼开始,到这里,再到古墓,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。

????可惜他知道的线索终究还是太少,对方像是隐藏在层层迷雾中,根本无法判断出对方的真正目的是什么。

????一番心里斗争后,苏恒还是决定尝试一下,不过他并没有直接用手去接触域石,而是用初一试探。

????毕竟之前初一吸收过幻境的力量,也就是域石的力量,所以就算真的有什么不对劲,也足以应付。

????初一接触到域石,明显一颤,苏恒甚至隐隐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情绪,而且剑身上的紫色花纹,也像是活了过来,轻轻蠕动着。

????但这次,苏恒并没有让初一吞噬域石的力量,毕竟蒲奕君还等着救命,真要让初一敞开肚子,说不定这块域石会毁掉,这无疑跟他来此的目的不符。

????确定没有别的危险之后,苏恒才真正伸出手贴在域石上。

????触手一阵冰冷,并无半点异样,这也让他松了口气,并将其从托盘上取下。

????没想到,域石离开托盘后,桌子上蒲公留下的绝笔突然自燃,顷刻间化作灰烬。

????这让苏恒一开始打算将其也带走交给蒲家的想法随之落空。

????并且他还发现,周围的光线正在不断的消失,一股森冷的感觉慢慢袭来。

????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直觉告诉苏恒,越早离开这里越好。

????他当即带着域石大步离开。

????就在他离开房间的瞬间,身后猛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声音。

????苏恒回头,只见刚刚的书房已经变成了一座地狱般的存在,脚下是一簇簇黑色的火焰在燃烧着,一根根粗大的锁链锁着一个魁梧的身影,他的长发几乎盖住了大半个身子,看不清楚面容。

????那惨叫,便是从他的嘴里发出来的。

????甚至在他的脚边,趴着一具没有脑袋的尸体,正被火焰灼烧着,从那服饰上来看,正是剥皮狂魔。

????可刚刚他明明已经被域石‘吃’掉,灰飞烟灭,怎么又出现在那里?

????那锁着的人是谁?刚刚经历的一切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?难道仍旧是域石的幻境?

????一时间,苏恒也迷糊了。

????只是还不等他看仔细,大门便再度关了起来,最后一丝光芒也随之消散。

????苏恒握了握口袋里顺势被带出来的钥匙,还有手中冰凉的域石,这一切,显然都不是假的。

????至于其他的,他能确定的就是,剥皮狂魔是真的,他之前在桌子上看到的绝笔也是真的,甚至就连那被锁链锁住的身影都是真的。

????那么,对方的身份其实已经很明确了。

????只是这可能吗?毕竟已经三百年了,这就是蒲母口中所谓的活葬?

????带着不少疑问,苏恒离开地宫,甚至回去的路一帆风顺,就连那段红色标记出来的路段也没有再射出一支箭,似乎只针对进来的人,并不妨碍出去的人。

????出了蒲氏祠堂,外面已经恢复如初,没有雾气,没有那些身影,并且一直等他走出村庄,都没有异常出现。

????不过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,腹部突然传来一阵疼痛,他忍不住低头,只见一丝丝黑气,正沿着伤口边缘扩散。

????这道伤口是来自一个小孩,当时苏恒以为对方的假的,但没想到,却让他受伤,但伤痕并不深,所以苏恒也没有放在身上。

????就连胸口来自剥皮狂魔指印,都比那严重的多,但偏偏,出问题的却是这道一开始的伤痕。

????而且那丝丝缕缕,正在不断扩散的黑气,怎么看都有些邪恶。

????“尸毒,亦或是别的?乃至是诅咒?”

????苏恒情不自禁的想着,或许这个问题只有等到见了麻姑才能知晓,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坚持到那个时候。

????山顶,自从村子里的雾气突兀的消失后,蒲母便一直紧张的关注着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始终不见苏恒出来,她的心也在不断的下沉。

????就在她忍不住,想要不顾一切派人进去查看的时候,一个身影缓步走了出来,正是苏恒。

????尽管此时的苏恒看上去满身狼狈,但在蒲母眼中,却不蒂于穿着黄金战甲,脚踏七彩祥云。

????“出来了,苏先生出来了。”蒲母激动的声音都颤抖起来。

????旁边,中年男子也看到这一幕,同样面露狂喜。

????“对了,绳子,快拿绳子。”

????中年男子随即找来绳子,从山崖处扔下去。

????没过多久,苏恒便拽着绳子爬了上来。

????“苏先生,您没事吧?我马上安排最好的医生给您看看。”

????尽管蒲母更想知道苏恒有没有把东西带出来,但多年的历练,还是让她第一时间关心起苏恒的身体。

????“我没事,东西我已经取出来了。”苏恒顿了顿,又说道:“村里的诅咒不出意外,应该消失了,不过最好是过段时间再进去,而且有些地方,也应该封存起来。”

????苏恒说的隐晦,但相信蒲母一定知道他说的是什么。

????虽然没有钥匙,不可能打开那座大门,甚至没有地图,也无法找到那里,可下面依旧太过危险,远不是普通人能够踏足的,如果生出什么别的心思,自然有后悔的时候。

????反正该提醒的,他都已经提醒了。

????至于如何去做,不是他能够左右的。

????“苏先生放心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”蒲母异常认真的说道。

????在听到苏恒把东西带出来的时候,她就已经彻底放下心来,至于别的,她并不在乎,哪怕她心中对于祖宅的祠堂同样好奇无比,但却不会无知的去涉险。

????连苏恒这般实力强大的奇人都落得如此狼狈,何况是普通人?